烟台街——往事如昨:演兵藏马山

来源:大小新闻编辑:姜涛发布日期:2019-02-27 08:02:36

潘云强

上世纪70年代初,我所在的部队进行冬季野营拉练,我们行军到胶南县(现青岛市黄岛区)藏马山一带,进行了一次战斗演习。

当时,我在师部通信营担任通信器材维修工作,演习开始后,我们通信营的任务就是要确保在野战条件下,各战斗序列通信联络的畅通,无线连主要是确保电台无线联系,通信连是借助摩托和马匹传达命令,而电话连则是要把电话线架设到全师所有部队,以保证战斗中各级指挥机关的命令及时准确下达到基层部队。

电话连总机班是指挥机关的中枢神经,这儿的战士,清一色的女兵,平日在营房,她们都是坐在宽敞明亮的总机室,为各部门接转电话,但到战时,野战情况下,一切都变了,笨重的电话总机变为便携式野战小分机,要求在任何地域、任何时间,随时展开。她们都是和我一样刚入伍不久的新兵,为了克服骄娇二气,煅炼她们临战的胆量和勇气,电话连长决定在演习前,专门对电话班开展一次实弹投掷。连长姓邵,山东泰安人,长得浓眉大眼,十分干练,连队预先挖好掩体,掩体实则是用工兵锨挖的将近一人深的洞,女兵们投掷完以后,立马就跳进掩体蹲下,待手榴弾爆炸以后,再钻出来。男兵们臂力有劲,投弹在50米以上的比比皆是,有的甚至达到60米以上,但女兵就不一样,大多为二三十米,刚过安全线就不错了,尽管这样,由于组织严密,投弹训练还是进行得挺顺利,可谁也没有想到,到最后轮到一个姓鲍的年仅16岁的娃娃兵时,却发生了险情,由于她胆子小,拿到手榴弹,手就不停发抖,邵连长为安抚她的紧张情绪,站在她身边,进行手把手指导,可是她仍然完全忘记了投弹要领,慌张之中,把己经拉了弦的手榴弾扔到脚下5米的位置,手榴弹在哧哧冒烟,下一刻即将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可想而知,而小鲍此时早己吓得哇哇大哭,站在她一边的邵连长剑眉倒竖,一个箭步上去,拾起手榴弹,奋力一掷,同时口中大喊一声:“卧倒!”跳掩体是来不及了,他用胳膊拽倒小鲍,用半边身体压住她,手榴弹在前边20米左右爆炸了,一场事故化险为夷。一切都在瞬间,事发时,我刚好在投弹现场外几百米处,看得一清二楚,邵连长飞身一扑救战友,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

接到演习即将开始的消息,部队从百里之外,预先向集结地域机动。通信营全体官兵肩背背包,排成一行,跟在师部后边,徒步前进。当时通信连,除了摩托车外,还有一个骑兵排,有不少马匹,主要用于战时不易于展开摩托化机动的山区及有线无线联络都无法畅通的特殊时候的通信。排里有一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额头还有一条漂亮的白色条纹,大家管这匹马叫“儿马”,儿马是连里所有马里的佼佼者,不但跑得快,而且耐力好,但就是脾气大点。在向演习场地转移的途中,经过一个村庄,村头不远的地里,有一些村民牵着马、牛、驴在犁地,儿马经过这儿时,突然一声嘶鸣,双蹄高高腾起,把骑在马身上毫无准备的战士重重摔到地上,然后,撒蹄向地里的一匹母马跑过去,摔倒的战士大惊失色,也不顾疼痛,从地上爬起来,就在后边追。事后才知,原来这匹儿马当初在军马场时,并没有把它的生殖器摘除干净,还保留了一些雄性荷尔蒙,它嗅到了母马发情的气息,随即性情大变,就在它即将跑近母马时,战士们先后赶到,他们奋力牵住马疆绳,七手八脚制伏了暴怒的烈马。

演习是在拂晓前打响的,随着三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部队迅速在藏马山一带展开行动。相传秦始皇东巡时,三登离藏马山不远的琅琊台,当地有一个传说,始皇帝己寻到长生不老神药,正当他在琅琊台要服用时,岂料被一匹白马衔走,始皇命人抓它,白马连忙逃走,路过藏马山时,见此山巍峨秀美,水草繁盛,白马遂遁藏于此,后人称此山为藏马山。现在的藏马山和琅琊台,早己成为知名的旅游度假风景区。藏马山主峰海拔400米,山势险峻,余脉逶迤30公里,易守难攻,演习的课目是,敌人扼守制高点,我师奉命在24小时之内,阻击增援之敌同时,把高地从守敌手中夺过来。师指挥部设在距敌几十公里外的一个小山村,我们通信营作为指挥机关耳目,自然而然的一步不拉的跟随师前进指挥部行动。

通信营长姓周,河北唐山人,解放战争时期入伍,曾屡立战功,他脸庞黝黑,长年摸爬滚打,粗壮的身材显得孔武有力。作为一个老通信兵,他深知自己的责任, 按照上级命令,立即在隐蔽的山地架设野战电台。打通师前指与各部属联系,同时,组织电话连向三个步兵团和炮兵团,火速架设电话线,随即,电话连的战士们身背放线机,按照战时分工,身影迅速消失在黎明前的黑暗中。

演习按预定方案顺利进行,在正面担任主攻任务的步兵二团,在炮兵团一阵震耳欲聋的延伸射击掩护下,迅速出击,很快越过白马河,快速穿插到藏马山主峰下,正在这时,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前方部队和师前指突然失去了电话联系,师参谋长问责电话直接打给了周营长,平日里,我们周营长不太修边幅,冬天棉帽子总是戴不正,由于战争年代颈部负伤,导致脖子有些歪,有时上级领导见了他,??嫘兴芡岵弊?,他乐呵不恼。他对战士们也很慈爱,脸上常挂着一丝笑意。但此时,脸却变得吓人,黑脸阴煞像个判官,眼睛瞪得如铜铃,简直像换了一个人。电话连邵连长准备带人上去,他哪里放心,挑选了一些精干战士,亲自上去巡线,为防止电话机毛病,又从我们修理所带了包括我在内的两个维修人员,一同深入前方腹地,探查事故原因。

为了不引起敌方的注意,我们头戴上了树枝编的草帽,专找荒草丛生的地方走,一切按战时要求来,一会儿钻河沟,一会儿过密林,在开阔地匍匐前进,到悬崖时搭成人梯,衣服让汗水和河水浸透了,额头也被树枝刺破了,由于地形复杂,再加上跑得速度太快,刚20岁出头的我,也不知摔了多少跤,再看周营长,尽管年近半百,但像出膛的炮弹,弯腰冲在队伍最前面,好象浑身有使不完的劲。顺线排查,我们终于在一处大石头的底下不易察觉的地方找到了断头,原来是由于炮击时火力过于猛烈,被一发炮弹不偏不倚把电话线砸成两截。线头接上,电话里传来师指挥部清晰的总攻命令,故障排除,从接到任务到完成,我们仅仅用了半个小时。演习圆满结束,我认为这次演习,也有我们通信兵的一份功劳。

这是我军旅生涯参加的唯一一次演习,说不上多么正规,也谈不上规模多大,演习了,锻练了,收获的是一份宝贵的军事知识,得到的是一份难得的人生阅历,时间愈逝,底色愈浓。

责任编辑:柳林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官方微信(ytdaily)

下载 大小新闻客户端

大小新闻
分享到: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网友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12377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侵权假冒举报:0535-1234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5-6632653 举报邮箱:3445611386@qq.com
'); })();
沙巴体育平台投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